当前位置:首页 >> 创富/英杰>> 商界英杰

为患者制造质优价廉的人工晶体

爱博诺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解江冰

来源:昌平区金赞娱乐场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2日

创业初衷是为国人治疗眼疾

人眼内的晶体相当于相机的镜头,但随着年龄增长,这个镜头开始变得模糊不清,直到光线进不到眼睛里,就形成了白内障。

在治疗白内障的方法上,中国古代有针拨术,将晶体拨个孔,让一点点光线漏进去。如今,医学发明了人工晶体,只要替换人眼中原有的晶体就可以让患者复明。

我从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博士毕业后,进入世界500强美国雅培公司,一干就是7年,从基层研究员做到了首席科学家,原以为从此可以在美国安逸地生活下去,但突然有一天,一组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消息吸引了我,并最终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组数据,每百万白内障的手术量,美国突破8000,印度突破6000,越南达到2000,而中国刚刚突破1000。在这个领域,我们落后国外太多了。

在中国做一台白内障手术为何这么难?我专门回国考察寻找答案,发现除了医疗资源配置不到位,更重要的原因是人工晶体被国外垄断,高端的晶体每片近万元,昂贵的价格挡住了不少患者的复明之路。

在生产人工晶体方面,美国的企业已经非常成熟,跟产品直接相关的专利就有1579项。在这些专利壁垒下,国内企业很难再去生产自己的产品,医院不得不购买国外产品。

而另一方面,我国白内障患者达到500万人,每年新增超过40万人,这让人工晶体成为目前眼科领域最主要和产值最高的生物材料,可这一市场又长期被国外垄断,国内患者在做白内障手术时没有选择余地。

市场和技术的垄断,不仅给患者造成了经济负担,也推高了国家采购的经费支出。例如,我国在对非洲国家进行医疗支援,以及服务国内贫困地区病人时,治疗白内障采用的人工晶体也都是国外进口的。如此一来,不仅加重了国家财政负担,还等于给国外产品做了宣传。

回想十几年前,我是怀着美国梦,一路经过托福、GRE、申请奖学金、签证等一道道关口,才踏上了赴美求学之路,毕业后,我找到了工作,买了房子,有了孩子,日子终于安定下来。但那次回国考察的所见所感,让我心中的美国梦变为了坚定的中国梦。

作为一个材料学博士和科学家,不能用自己的知识为国家作贡献深感痛心,所以,我发誓一定要用自己所学去改变这种局面,打破国外技术壁垒,研发民族品牌的人工晶体。2010年,我作出了回国创业的决定。


回国创业不是最早一批,但恰逢其时

当初,我选择在中关村昌平园创业,最看重的是北京市及中关村成熟配套的创业支持政策和昌平区医药科技企业聚集的环境氛围。

因为人工晶体的研发和生产对加工的精密度较高,车间地基要非常稳固,无地下室的厂房结构才适合作为生产车间,为了能挑选到符合要求的场地,创业园给予了我很多帮助,让我任意挑选,直到满意为止。

众所周知,在中国做医疗器械需要漫长的研发、临床和审批过程,同时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2011年,我就获得了“高层次留学人才回国工作资助”项目5万元支持,2012年,又得到“留学人员创业启动支持计划”20万元奖励支持,对于一个留创企业来说,这些支持的意义不亚于天使投资。

我常常对人说,我回国创业不是最早的一批,但恰逢其时。2011年3月,国家出台了《关于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人才特区的若干意见》,那时候,中关村留学归国创业人才超过1.5万人,创办企业超过6000家。海归创业进入黄金时代。

2012年,我入选第七批“千人计划”和第五批“海聚工程”专家人才,其后还被破格评为教授级高工。中组部、北京市委组织部和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给予我的这些资质和荣誉,起到了为一个初创企业创新创业实力背书的效果。

用“背书”形容政府对留创企业的帮扶一点不过。

我的公司是在2010年创建的,刚才也提到,美国在人工晶体领域已经申请了1000多项专利,所以公司前期处在一个很长的科研攻关阶段,第一款产品拿到注册证进入市场是在4年后了。

在这4年期间,公司获得了政府政策性股权融资支持。此外,还得到了中关村给留学归国人才创业企业优先提供的融资担保、贷款贴息等金融支持。北京市人力社保局还对我本人创业落户和公司引进人才进京指标方面给予了支持,昌平区人力社保局连续3年补贴了公司经营场地租金。


青年人才挑大梁

一枚小小的人工晶体,需要经过非常复杂的研发系统和生产工序才能被制造出来。很多人以为我们公司的科研团队有国外科学家,或者是以经验丰富的中年科学家为主。你们都猜错了,在公司,我算是年龄最大的科研人员,剩下的科研人员都是80后、90后。

有的科研人员起初对医学一无所知,例如,公司的80后技术总监王瞾,在设计出高次非球面技术之前,她对人工晶体是什么都不清楚。

那是2010年公司成立之初,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小姑娘的招聘简历,看到她是哈工大光学专业的博士,就给她打电话让她来面试。其实,她当时已经有两个保底的工作了,一个是导师推荐的在大连某高校任教,一个是南方的一家大企业。

我就想怎么才能说服她留下来,2010年11月4日,她来公司面试,我对她说,人眼就是一个光学系统,有关眼科的产品都跟光学设计有关,而在国内外眼科领域,却非常缺乏光学专业背景的研究人才,未来你设计的产品将会植入千万个眼科患者的眼内,无数人重见光明足以证明你的价值。

或许是这段话打动了她,随后,这个叫王瞾的姑娘留在公司负责软式晶体的光学设计。她不仅从没有接触过眼科,还需要绕开现有的国外专利去创造新的设计,难度可想而知。有一天快下班的时候,她突然闯进了我的办公室,兴奋地说,“解总,我终于想清楚了,我确信可以把产品做出来!”

虽然她说的很肯定,但产品从想法到生产出来,这个过程存在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但我还是选择相信她,对年轻人要有容错机制,我当即拍板购买了几百万元的精密机床,投入到新产品的研发生产当中。

事实也印证我的决断是正确的,王瞾带领一支由20几个80后、90后光学、工程学博士、硕士组成的研发团队设计出了高次非球面人工晶体、后凸面形三点稳固式结构、0色差衍射型多焦点人工晶体,这些技术不仅追平了国外的软式人工晶体,还实现了跨代超越!

2015年,王瞾通过北京市双高人才引进政策落户北京,还被评为北京市科技新星和北京市青年骨干人才。她经常跟我感慨,民营科技企业不拘一格的科研氛围和条件是她成功的关键。


产品问世打破国外长期垄断

早期的时候,白内障手术使用的是人工硬晶体,手术难度大,对患者的创伤也较大,已经在发达国家淘汰,但在我国,还有30%的白内障手术使用的是硬晶体,剩下的软晶体全部由国外进口。

所以,我们一开始就选择“一步到位”——制造高端的非球面可折叠人工晶体。高门槛抬高了公司各项成本,延长了研发周期,可一旦研发成功,就能够打破国外垄断,降低国内患者的医疗费用。

2014年7月,公司第一款核心产品普诺明A1-UV上市,成功打破了软性高端折叠人工晶状体的国际垄断,这也是国内唯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品牌可折叠人工晶体。

目前,这款产品销售已经覆盖全国400多家眼科医院,累计植入数十万例,价格比国际同类产品低30%~50%。

由于 国产软式晶体的入市,国外的同类产品价格出现回落,以应对国产晶体的挑战。这样一来,国内白内障患者不管选择国外晶状体还是国内晶状体都能受益。而且医院反馈,患者使用国产人工晶体的效果与国外同类产品并无二致,因为中国晶体的生物相容性、视觉质量更好,并且更适合中国患者。

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都需要另起炉灶,避开国外重重专利的阻挡,从晶体材料,到光学设计都需要创新。在材料上,国产晶体使用的是疏水性丙烯酸酯,是我研发的一种全新配方。在光学设计上,国产晶体独创了高次非球面技术,比国外产品的非球面技术有了多方位的突破,我们的高次非球面技术被国际认可,被命名为第三代非球面技术。现在,我们在多功能人工晶状体研发方面所掌握的技术专利和产品进度已经与国际顶尖眼科医疗企业达到同步,在关键技术方面有所突破。

从跟跑到并跑,再到超越,这个过程足以证明中国企业有能力在“高精尖”行业战胜国外企业。


践行“一带一路”的光明使者

响应习总书记 “精准扶贫”的指示精神,我号召发起健康医疗企业的企业家到贫困地区实地考察,在健康扶贫、生态扶贫等方面做实事、做贡献。2017年,我代表公司向云南昭通市“镇彝威”革命老区贫困患者捐赠一批白内障复明人工晶体,帮助贫困家庭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开展的“光明行”医疗援助活动中,爱博诺德凭借着过硬的产品质量和良好的术后效果,成为援外的重点合作单位,也是国内第一家提供可折叠人工晶体的企业,一举打破了中国对外医疗援助项目长期使用进口设备和耗材的尴尬局面。

2016年起,由国家派出执行国际医疗援助的眼科医疗队携带爱博诺德公司研发生产的国产人工晶体,陆续抵达非洲喀麦隆、科摩罗、苏丹、刚果(布)等国家,给当地白内障患者带来了光明。

2016年,中国与周边国家签署“澜沧江—湄公河行动”计划,国家卫计委派出多支眼科医疗队,赴柬埔寨、缅甸、斯里兰卡、老挝和巴基斯坦等亚洲“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健康快车光明行”,为这些国家白内障患者施行白内障复明手术均采用我们公司生产的普诺明非球面人工晶状体。

2017年11月14日,习近平主席出席中国援建的老挝玛霍索综合医院奠基仪式,进入医院住院部大楼眼科病房,听取国家卫计委派出的中国援老眼科医护人员介绍情况,称赞他们是光明和友好的使者。

近两年来,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亚非拉”国家开展“光明行”医疗援助,中国的眼科专家都主动推荐和使用我们研发生产的国产晶体。一方面是中国医生有推崇中国技术和中国产品的责任感和自尊心,另一方面,以普诺明非球面人工晶体为代表的国产晶体经过国内外大量的手术应用,以稳定的质量和良好的术后效果,足以替代进口产品。“一带一路”和对外医疗援助项目也给中国医疗技术和产品走出国门提供了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