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富/英杰>> 创业故事

大树的荫凉

北京绿伞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魏建华

来源:金赞娱乐网址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9日

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恢复高考让我们有幸踏入了高等学府的大门;邓小平南巡讲话又让我们有幸去实现产业报国的愿望;在企业诞生、发展的过程中,又有幸得到方方面面“贵人”相助,关注支持,导航引路,解决实际困难,新型政商关系为企业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洗礼中快速健康茁壮成长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


新型政商关系是企业发展的基础

企业创立第二年,大家凑的一万块基金很快就用光了。“巧妇难为无米炊”,没经费购买原材料,科研生产难以维继,我们几个创业者只好四处奔走去找钱。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银行信用社,该跑的也都跑了,人家一听是私营企业就免谈。就在这时侯,一份小报上的一则消息让我们眼前一亮。

海淀工商局私营企业协会编印的刊物,名叫《私企通讯》。上面报道说,为了支持海淀区的个体私营经济发展,解决困扰私营企业贷款难的问题,海淀区工商分局私营企业协会出面为私营企业小额贷款提供担保。

说心里话,对这则消息,我们没抱太大希望。银行的真金白银啊,人家能贷给我们这样要抵押没抵押,要资质没资质,创业才刚两年,默默无闻的小企业吗?但身陷困境的我们别无它路,只有试一下了。

我们按照金融部门要求的格式,准备好了各种贷款需要的手续,精心打印了一份贷款申请书。然后专门买来一个精致的塑料活页夹,象国外大公司的文件那样把我们的申请书一页页插到里面,很正规。记得当我把这份文件和我们的产品交到海淀私协刘秘书长手中的时侯,他非常兴奋,连忙招呼其他工作人员:“嘿,快来瞧啊,咱海淀还有这么专业的企业呢!”认真看完我们的“专业申请书”,一项项核实过企业登记运营情况后,刘秘书长立刻带我去了信用社。

在信用社,主管企业贷款的乔主任同样逐项审看贷款申请书,认真听取企业情况的介绍,然后告诉我们信用社可以给企业贷款,手续很快就能办好。

时近中午,我们主动邀请为企业忙活一上午的刘秘书长和乔主任到街边饭馆吃个便饭。出乎意料,这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之常情,却遭遇两位“热心肠”的“冷回复”。任我们怎样真诚邀请,他们最终还是没给这个“面子”。记得送我们出门时,刘秘书长笑着说:“等企业将来发财了,再请吃饭吧!”

虽然得到了私企协会和信用社的承诺,可我们的心里并不踏实。一没请饭,二没送礼,这款能顺顺利利贷出来吗?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不到一周时间,60万贷款注入了企业账户。

光阴荏苒,沧海桑田。二十多年过去,刘秘书长和乔主任早已从各自的岗位上退休,绿伞公司也成长为国内日用化工清洁用品行业的知名企业,而那“饭局”却始终未能兑现。

创业以来的第一笔贷款迅速缓解了企业遭遇的尴尬,绿伞公司靠“娘家人”和信用社的“雪中送炭”起死回生,开始了创新研发市场打拼的艰难跋涉。


新型政商关系是企业发展的动力

在创业初期绿伞与许多小微企业一样,企业的“孵化”遇到资金不足的困扰。就在这时,时任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企管部部长许红英带着园区管理团队的同志们来到绿伞公司,在堆满了瓶瓶罐罐的低矮的平房里,许部长坐在小方凳上,认真了解公司创业经历和未来造福千家万户的“绿伞梦”;听我们讲述在北京电视台做了一次地毯清和油烟清的广告,产品就供不应求透出的市场前景;听我们关于资金匮乏的诉求……

没过多久,许红英部长二次来到公司。她告诉我们,为了解决小微企业资金紧张的普遍问题,试验区领导决定成立高新技术企业担保互助会,帮助急需资金的企业解决临时性的小额款项。

从那时起,绿伞公司在园区管委会的积极斡旋下开始从互助会小额借款,从开始的五万、十万到后来的三十万、五十万到八十万,由于绿伞准时还款,恪守信誉,园区管委会的领导甚至还出面跟银行协商担保,帮助企业借贷更大的款项。

那段时间,绿伞公司到底向园区基金互助会借过多少款已经记不清了,只觉得在一眼清冽“甘泉”的不断滋润下,绿伞不断成长壮大起来。

好多年之后,在一本回顾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发展历史的书中,我了解到当年作为解决中小企业资金困难的“新生事物”,园区成立基金互助会遇到了怎样的艰难,付出了怎样的艰辛。书中说道: “担保互助会也扶植出明星企业品牌产品,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绿伞公司。魏建华是绿伞公司的掌门人,她创办企业的动机非常单纯,就是想做出中国自己的绿色洗涤用品,赶上超越外国洋品牌对市场的垄断,惠及千家万户。我们决定,调动互助会有限的力量支持绿伞……”

在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绿伞就是在园区担保互助会的持续支持和不间断的呵护中,完成了一系列实验室科研成果的市场转化,积累了产品开发营销的宝贵经验,树立了市场打拼的勇气和自信。


新型政商关系是企业发展的助推器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绿伞公司遭遇创业发展的“瓶颈”。因为资金匮乏无法建设满足市场需求的生产车间,大批研发成功的日化洗涤用品不能批量投产。望着那些纷至沓来却难以兑现的产品订单,大家心急如焚。就在这时园区领导打来电话,县领导约请园区部分企业过去参观座谈,特别点了绿伞公司的名字。

第二天一早,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和董事长高强赶赴平谷。“高强,有什么困难?”“没有生产场地,还缺流动资金”,面对县领导的关切,高强没有客气。一旁作陪的平谷滨河开发区王新海主任热情相邀:“高总魏总,到咱滨河开发区来落户吧?”我们笑了笑,没有表态——连流动资金都没有着落,哪儿敢想盖新厂房扩大再生产呢!

“先去开发区看看,落不落户回头再说。”按照县领导的吩咐,王主任带我们来到正在规划建设中的平谷滨河开发区。好一片“希望的田野”啊!看着开发区高大宽阔的现代化厂房,四通八达的公路交通,绿树掩映甬道纵横的园区环境……我们抑制不住心头的兴奋,这不就是在梦里构画描绘了无数次的绿伞生产车间吗!然而,当再次面对县领导的时候,求地若渴却囊中羞涩的我们语塞了。“除了土地和厂房的费用,流动资金还差多少?”“一千万!”高强低声回答。县领导沉思片刻,转身说道:“土地厂房先用着,以后有钱再给。先把土地证和房产证办好,然后联系银行用土地和房产做抵押贷款。这么有潜力有希望的高科技项目,不能被钱挡住发展的路!”

平谷归来好长时间,我和高强依旧恍若梦中。然而,让我们不敢相信的一切却如此真切地陆续展开——1997年10月5日,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帮助下,绿伞与平谷滨河开发区正式签署了入住协议。条款中,绿伞作为高科技项目得到了税收优惠;40天之后,绿伞平谷滨河生产基地正式落成投产。

新厂房和流动资金的解决让绿伞公司如鱼得水,以300%的发展速度迅速提高了市场占有率。三年之后,绿伞公司全部还清平谷滨河开发区20亩土地、3300平方米厂房费用,成为开发区的利税大户,真正驶入了企业发展腾飞的快行道。

回首几十年来绿伞诞生发展历程,许许多多领导干部政府官员正是以积极作为把握分寸、公私分明,以靠前服务的“亲”、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清”为企业排忧解难,让我们一次又一次感受到“大树”的荫凉,并从中不断汲取振兴民族产业,造福人民生活,报效国家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