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服务>> 律师在线 >> 读案例 >> 争议诉讼

北京某贸易有限公司诉北京首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十里堡西单商场、绫致时装销售(天津)有限公司侵犯注册商标权专用权纠纷案

来源:金赞娱乐网址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6日

原告:北京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某贸易公司

被告:北京首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十里堡西单商场(以下简称十里堡西单商场)

被告:绫致时装销售(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绫致时装销售公司

一审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一、基本案情

原告北京某贸易公司起诉称:我公司是经营销售体育用品、服装服饰等的企业,并于2012年4月20日经商标局核准受让了第1747793号“歐力ONLY”注册商标。该商标于2001年4月10日申请注册,注册有效期自2002年4月14日至2012年4月13日,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12年4月14日至2022年4月13日,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护目镜(游泳用)、眼镜。我公司发现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未经允许在十里堡西单商场销售侵害上述商标专用权的眼镜,使消费者产生误认,给我公司造成了损失。故我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十里堡西单商场、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赔偿我公司经济损失20万元及合理支出2万元。

被告十里堡西单商场答辩称:我公司与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签订了设置专柜合同经营销售only系列产品,约定由我公司提供经营场地及各项能源,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提供商品、服务及销售人员。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向我公司出示了相应的商标注册证以及授权书等材料,我公司也进行了审查,因此我公司尽到了审查义务,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此外,本着谨慎负责的原则,我公司在本案诉讼后已经停止了对涉案商品的销售。综上,我公司不同意北京某贸易公司的诉讼请求,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答辩称:第一,我公司销售的眼镜使用的是“ONLY”商标,与北京某贸易公司主张的“歐力ONLY”商标相比,标识显著识别部分及使用的商品销售渠道均不同,不构成近似商标,不会造成消费者混淆误认;第二,我公司是“ONLY”商标在服装上的合法授权使用人,服装与眼镜具有极强的关联性,而且经过长时间与ONLY服装搭售使用,已经与ONLY服装形成对应关系,不会造成一般公众的混淆误认;第三,“ONLY”品牌源于丹麦,于1996年进入中国,并将ONLY眼镜作为服装的配饰进行搭配赠送或销售,因此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在眼镜上在先使用“ONLY”商标,具有正当性,不构成侵权;第四,北京某贸易公司主张的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没有证据支持和法律依据。综上,我公司不同意北京某贸易公司的诉讼请求,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

第1747793号“歐力ONLY”文字字母组合商标系由何一凡于2001年4月10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国家商标局)申请并于2002年4月14日核准注册的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护目镜(游泳用)、眼镜,注册有效期限自2002年4月14日至2012年4月13日,现已续展至2022年4月13日。2012年4月20日,北京某贸易公司受让了上述“歐力ONLY”商标。

2013年10月15日,北京某贸易公司的代理人刘与公证处的公证员及工作人员至十里堡西单商场三层标识为“ONLY”的商铺以199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副眼镜(简称涉案ONLY眼镜),并取得相应金额的销货凭证及发票各1张。公证处对购买的情形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并出具了(2013)京信德内民证字第3829号公证书。经勘验,涉案ONLY眼镜系太阳镜,在该眼镜及眼镜盒上,均显示有“ONLY”的标识。

十里堡西单商场三层标示为“ONLY”的商铺系由十里堡西单商场的总公司北京首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首商集团公司)提供给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的经营场地,首商集团公司与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曾就此签订了《西单商场设置专柜合同书》,约定由首商集团公司提供经营场地及商场公开区域的安全保卫服务,经营商品的品牌为only,经营商品的品类为少女装,经营期限自2013年1月1日起至2013年12月31日止,首商集团公司按照营业额的13%收取收益;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不得改变经营场地的用途或在经营场地内进行非法活动,不得将经营场地和相关设备的部分或全部以任何形式擅自让渡给他人使用;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按双方约定商品品种和品类或服务项目和品牌在首商集团公司提供的经营场地内进行经营,未经首商集团公司书面许可,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不得超出约定的范围经营;首商集团公司有权按本企业各项规章制度对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进店经营的各环节进行监督、管理、检查,有权对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陈列的商品及陈列方式进行指导,有权对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经营商品的商标、质量、价格、产地及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经营范围实施监督管理;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按时取得经营场地,开展经营活动,在经营中应遵守国家各项法律、法规以及首商集团公司的各项管理制度,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应对其所提供的商品享有绝对的处分权,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承诺其所提供的进店销售的商品和服务,没有也不会侵犯任何第三人的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名誉权、名称权等专属性权利和任何形式的知识产权;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向首商集团公司提供的商品标注知识产权标记、标识时,应当具备相应的证明权利合法有效的文件;接受第三方授权经营的,应当具备有效授权文件或其他能够有效证明所售商品合法来源的证明文件。签订上述《西单商场设置专柜合同书》时,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向首商集团公司提供了其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认定通知书、不年检证明、发票及银行账户信息通知、第1447254号ONLY商标注册证及核准续展注册证明、商标授权文件等资料。

2000年9月21日,2001年11月21日公司(AKTIESELSKABETAF21.NOVEMBER2001)(简称2001公司)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1447254号“ONLY”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衣物、鞋、袜、帽,注册有效期限自2000年9月21日至2010年9月20日,现注册有效期限已续展至2020年9月20日。2014年5月12日,2001公司确认某时装公司自1997年2月28日至今作为2001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被许可人且2001公司授予其非独占许可以生产、销售、经销带有2001公司“ONLY”商标的服装和服装配饰产品。2014年5月19日,2001公司确认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作为时装公司的子公司,自2008年3月4日至今由2001公司授予其非独占许可,以销售、经销带有“ONLY”商标的服装和服装配饰产品。自1997年至今,时装公司陆续在北京、上海、大连、深圳、成都等多个城市设立了多家店铺销售ONLY品牌的服装服饰,并在《时尚杂志》、《风采》、《现代服装》、《大都市》等多家杂志为ONLY品牌投入了广告宣传。

另查一,北京某贸易公司为本案支出律师费5000元、公证费1312.5元。

另查二,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及十里堡西单商场已经停止销售涉案ONLY眼镜。

以上事实有第1747793号商标注册证、核准续展注册证明、核准商标转让证明、商标档案及流程、(2013)京信德内民证字第3829号公证书、《西单商场设置专柜合同书》及相应资料、第1447254号商标注册证、店铺列表、联营合同、汇款凭证、发票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二、法院意见

   (一)关于绫致时装销售公司是否侵犯北京某贸易公司的注册商标

 本院认为:北京某贸易公司经受让取得了第1747793号“歐力ONLY”商标在第9类护目镜(游泳用)、眼镜上的商标专用权。

现北京某贸易公司主张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在十里堡西单商场销售涉案ONLY眼镜上带有“ONLY”标识,侵害了其享有的第1747793号“歐力ONLY”商标的商标专用权。本院认为,涉案ONLY眼镜上使用的“ONLY”标识与第1747793号“歐力ONLY”商标的英文部分完全相同,而且“歐力”系对“ONLY”的中文翻译,且两商标的读音基本相同,容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因此,涉案ONLY眼镜使用“ONLY”标识的行为属于在第1747793号“歐力ONLY”商标核定使用的相同商品上使用近似商标的行为。

根据我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第一,2001公司于2000年9月21日取得了第1447254号“ONLY”商标在第25类商品衣物、鞋、袜、帽上的商标专用权,而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自2001公司取得了销售带有“ONLY”商标的服装和服装配饰产品的合法授权,因此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能够证明其销售的涉案ONLY眼镜具有合法来源;第二,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作为涉案ONLY眼镜的销售商,在所销售产品具有合法来源的情况下,不应让其承担过高的判断商标是否侵权的义务。在本案中,一方面,北京某贸易公司享有商标专用权的第1747793号“歐力ONLY”商标申请日为2001年4月10日,晚于2001公司取得第1447254号“ONLY”商标专用权的时间;另一方面,绫致时装公司经2001公司授权,自1997年开始生产、销售、经销带有“ONLY”商标的服装服饰,并致力于该商标的宣传、推广,而且涉案ONLY眼镜作为配饰与同一品牌的衣物在带有“ONLY”标识的专卖店搭配销售。在上述情况下,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作为销售商在获得服装和服装配饰产品授权后销售涉案ONLY眼镜的行为具有一定的正当性,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不具有主观过错。综上,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对销售涉案ONLY眼镜的行为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院对于北京某贸易公司要求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二)关于十里堡西单商场是否侵犯北京某贸易公司注册商标

    根据十里堡西单商场提交的《西单商场设置专柜合同书》及相应资料,可以认定十里堡西单商场系商场的管理者,并非涉案ONLY眼镜的实际销售者,因此十里堡西单商场仅需承担合理的注意义务。本案中,十里堡西单商场的总公司首商集团公司在与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签订的《西单商场设置专柜合同书》中明确写明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所提供的进店销售的商品和服务没有也不会侵犯任何第三人的商标权等知识产权,且留存了绫致时装销售公司公司获得“ONLY”商标授权的相关资料,十里堡西单商场作为商场的管理人已经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不构成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院对于北京某贸易公司要求十里堡西单商场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三、审判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修正)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北京某贸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600元,由原告北京某贸易公司负担(已交纳)。